沒有一份工作是不委屈的

作者:    時間:2019/10/12 14:57:26

假期這些天過的怎么樣?

累。

我的一個讀者,驅車幾百公里回了家;

好不容易休息幾天,卻還是要拿出一半的時間回微信。

因為對方是自己的客戶。

在爸媽面前不敢流露情緒,怕他們擔心。只好夜里自己一個人偷著躲進樓道,抽會兒煙。

成年后,肩上的責任越多就越不敢再任性。能壓垮一個人的,只剩日常不順心的總和。

今天的信,回給24歲的佩佩。 

習慣了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,讓氣氛保持和諧。

受了委屈也不敢發難,不想給別人帶來麻煩。

成年后終于懂事了,隱忍克制的副作用卻都留給了自己。

 

辭職之前

你要有足夠的勇氣和資本

 

有很多剛剛步入社會的年輕人,在后臺問過我同樣一個問題:

我該不該辭職?

我從不反對年輕人跳槽。

多嘗試才能有更多機會去體驗,體驗過才能發現自己更適合什么。

任何人都有擇優選擇的權利,但這個權利也前提:你得先有足夠的勇氣和資本。你得先讓人看到你的價值,才能心甘情愿為你的底氣買單。

公司十一聚餐的時候,運營溫迪敬了我一杯。來公司一年,她做的出類拔萃。剛過了26歲的生日,就送了自己一輛車。我還記得人事把溫迪簡歷遞給我那天:能力強,但看簡歷跳槽實在太頻繁,擔心留不住。一起面試的年輕人,離職原因那欄填的都是由于地域、出于發展。唯獨她就4個字——個人原因。

搭伙合作的同事整天摸魚,一個人干了兩人份的活。項目進度落后,老板卻只看最終結果。意外的是,當我問到她怪不怪前任老板,她卻搖了搖頭。我比他還沒辦法接受低效率。那如果再次遇到不喜歡的同事,你會再次辭職嗎?我為什么要為了不喜歡的人,放棄前途?

在所有人都盲目臆斷,她的頻繁跳槽是一時意氣的時候;只有我發現了,溫迪的底氣到底是什么。果斷和清醒。她知道自己有什么要什么,介意什么,可以為什么而妥協。這種果斷跟清醒,是很多人不曾擁有過的特質。

《我們無法成為野獸》的深海晶,為了讓所有人喜歡:不喜歡的同事托她做PPT,她應了;自己忙的焦頭爛額,同事卻在旁邊吃零食刷劇;領導讓她帶新人熟悉工作,她也應了;明明不是她的項目,她卻為了新人的失誤去道歉。

如果一個人開始在意起身邊人的臉色、態度,很快就會失去自我。

不要拿別人的問題和錯誤

去刁難自己


新書寫到一半的時候,我曾問過我爸一個問題:“如果有人不喜歡我的書怎么辦?”我爸用特別輕松的語氣告訴我:“你的書又不是為他們寫的。”我瞬間就釋懷了,下筆也輕松了許多。就連我們,都沒辦法做到被所有人喜歡;所以會遇到不喜歡的人,是太正常不過的事了。

我常跟剛來公司的年輕人們講:“任何時候都別拿別人的問題和錯誤,去刁難自己。”上司的責備、難纏的客戶,同事間的勾心斗角、插科打諢......最可怕的,不是遇見讓你不順心的人,碰到看不慣的事。而是你遇到了,卻不知道該怎么解決,只想到了離開這一個辦法。

對很多人來說,找到一份稱心如意的工作并不容易。可惜的是很多人,直到辭職之后才明白:工作的使命是讓自己更強,賺錢讓生活更好,其次才是合群和接納。

真正高級的斗爭

都是在默默積蓄能量


渡邊淳一曾在書中說過:不要對日常生活太過敏感,和什么樣的人一般見識,你也就是什么水平。

不跟討厭的人一般見識,并不是我們軟弱,更不代表虛偽。而是意味著我們內心,已經成熟到了可以容納不喜歡。

《流浪地球》剛開拍的時候,就有人說吳京是三流演技假愛國。但他看得開,清楚旁人的詆毀跟自己無關。該吃飯吃飯該拍戲拍戲,偶爾還自我調侃幾句。電影上映,吳京成了國內電影第一個票房破百億的演員。

孫楊在游泳賽場上,曾多次受到澳大利亞選手霍頓的挑釁和造謠。但是他沒有過多關注這些,也不曾站出來反駁過什么。因為孫楊心里清楚,吵贏了對方沒有任何意義。站在比他更高的領獎臺上,超過對方才叫真本事。

一個保持鈍感,另一個適時銳利。

那些真正高級的斗爭,都是潤物無聲的蠶食,而不是針鋒相對。


每個過了20歲的人

生活里都藏著一句不容易


90后離職率曝光的時候,曾有過一種說法:“不要大聲責罵年輕人,他們會立刻辭職,但是可以往死里罵那些中年人。”很多職場人都拿它當調侃,我聽了卻怎么也輕松不起來。

年輕時還能沖動,面對被定義想證明,卻為現實碰壁;中年時沒了退路,不敢再任性,只剩下了隱忍克制。每個過了20歲的人,生活里其實都藏著一句不容易。

遲疑隨處即來,失意心煩也在所難免。

累的時候就別再緊繃了,給自己放個假吧。

陪愛的人一起做些喜歡的事,偶爾也允許自己任性一次。

九九综合久久